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情趣用品网

苍老师 情趣用品网美图美文分享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转载】[夕缝阁]sara粉红短裙写真  

2015-06-20 23:49:26|  分类: 时尚.美女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[夕缝阁]sara粉红短裙写真 - 夕缝阁 - 夕缝阁[夕缝阁]sara粉红短裙写真 - 夕缝阁 - 夕缝阁
 
[夕缝阁]sara粉红短裙写真 - 夕缝阁 - 夕缝阁
 
[夕缝阁]sara粉红短裙写真 - 夕缝阁 - 夕缝阁
 
[夕缝阁]sara粉红短裙写真 - 夕缝阁 - 夕缝阁
 
[夕缝阁]sara粉红短裙写真 - 夕缝阁 - 夕缝阁
 
[夕缝阁]sara粉红短裙写真 - 夕缝阁 - 夕缝阁
 
[夕缝阁]sara粉红短裙写真 - 夕缝阁 - 夕缝阁
 
[夕缝阁]sara粉红短裙写真 - 夕缝阁 - 夕缝阁
 
[夕缝阁]sara粉红短裙写真 - 夕缝阁 - 夕缝阁
 
[夕缝阁]sara粉红短裙写真 - 夕缝阁 - 夕缝阁
  
[夕缝阁]sara粉红短裙写真 - 夕缝阁 - 夕缝阁
 
[夕缝阁]sara粉红短裙写真 - 夕缝阁 - 夕缝阁
 
[夕缝阁]sara粉红短裙写真 - 夕缝阁 - 夕缝阁
 
[夕缝阁]sara粉红短裙写真 - 夕缝阁 - 夕缝阁
 
[夕缝阁]sara粉红短裙写真 - 夕缝阁 - 夕缝阁
 
[夕缝阁]sara粉红短裙写真 - 夕缝阁 - 夕缝阁
 
[夕缝阁]sara粉红短裙写真 - 夕缝阁 - 夕缝阁
 
[夕缝阁]sara粉红短裙写真 - 夕缝阁 - 夕缝阁
 
[夕缝阁]sara粉红短裙写真 - 夕缝阁 - 夕缝阁
 [夕缝阁]sara粉红短裙写真 - 夕缝阁 - 夕缝阁
 
[夕缝阁]sara粉红短裙写真 - 夕缝阁 - 夕缝阁
 
[夕缝阁]sara粉红短裙写真 - 夕缝阁 - 夕缝阁
 
[夕缝阁]sara粉红短裙写真 - 夕缝阁 - 夕缝阁
 
[夕缝阁]sara粉红短裙写真 - 夕缝阁 - 夕缝阁
 
[夕缝阁]sara粉红短裙写真 - 夕缝阁 - 夕缝阁
 
[夕缝阁]sara粉红短裙写真 - 夕缝阁 - 夕缝阁
 
[夕缝阁]sara粉红短裙写真 - 夕缝阁 - 夕缝阁


 王小娘子却胸有成竹,一切尽在掌握般的笑吟吟道:“别忘了你父亲欠我王家三十两银子,抓你卖身到我家抵债都是可以的!若还不肯答应,今后有你的苦头吃!”

    什么?方应物又一次大吃一惊。方才他还有点疑问,王大户家凭什么敢如此肆无忌惮,现在则解开了谜团。

    原来当初方清之出门游学时,曾找王大户借了三十两银夕缝阁子作为盘缠,于是便给方应物留下了把柄。须知父债子偿天公地道,只要王家使力气,让方应物卖身还债也不是不可以,即便告了官法律上也是能认可的,全看王家想不想了。

    故而王大户和王家小娘子逼着秋哥儿入赘,简直理直气壮、简直势在必得!可是当初的方应物依旧誓死不从!

    不过这种被逼入赘的耻辱感,深深的刻在了从前那个方应物的心中,直到现在还有拼命阻止的潜意识。

    一晃便僵持到如今了,记起前因后果,现在这个方应物苦恼的长长叹口气。别人都是当儿坑爹,偏偏他家是爹坑儿啊!

    赘婿能去做么?不能!他也有野望,他也有跃跃欲试的功名之心,来到了大明朝,不往科场上走一遭试试运气,岂不是白来了?
夕缝阁
    在这世间观念里,赘婿是见人低一等的,常和倡夕缝阁优皂隶并论。他不知道赘婿有没有资格考科举混官府,但他知道如果有人以此说事,干掉他是十拿九稳的,没有人会为此袒护他。

    却说方应物思来想去,脸色不好看。王小娘子偷觑到秋哥那黑夕缝阁的不能再黑的脸色,便明白她今天大概又白来了,又没有“说服”秋哥。

    小娘子不由得气恼道:“我王家对你如此厚道,三十两银子绝非小数目,说不要就不要了,但你这人怎的一些儿良心也无?”

    欠债气短,方应物讪讪解释道:“这不是良心不良心问题,而且这银子我会想法子...”

    王小娘子可不想听他说还钱,连忙抢过话头:“不过夕缝阁是入赘而已,莫非奴家如此不堪入目,比杀了你还难受么?莫非定要叫你卖身还债才好么,你就这么想当家奴?”

    美人轻嗔薄怒是格外动人的风景线,方应物心神动摇了一下,赶紧又谨守心房。提出了一个自己从王小娘子话里找到的漏洞:“你方才说有我苦头吃的?莫非今日这些古怪,都是你的手笔?”

    王小娘子赌气承认道:“不错,你就要众叛亲离了!请好自为之,回头是岸!奴家再给秋哥你一个月时间仔细考虑!”说罢,扭转杨柳样儿的小腰肢,高高的昂起头离开了。

    社学和叔父那里都是她指使的?真是狗大户啊......方应物望着娇俏的背影喃喃自语。

    社学得到的善款里,王大户可是捐献了大头的,他夕缝阁家想要串通塾师、叔父两方阻绝自己读书,那真是轻而易举的。叔父不给束脩只是一个幌子而已,社学难道真能急眼到缺了这一份束脩么。

    至于叔父这边的各种上不了台面的小心思,他也猜到了七七八八,其中龌蹉不足细表也。一些事情,或许以前叔父还在犹豫不决,但在王家的引诱和支持下就敢了!

    其实以方应物看惯历史素材的大眼光,王家才百亩水田、千株桑树,放眼大明朝哪里够得上大户标准?但在这户均不过几亩地的花溪两岸山村里,拥有百亩田地足够称得上是大户人家了,也足够做一些普通村民做不到的事情。

    随后方应物又感慨道,山乡僻野虽不用像城市深宅夕缝阁大院那般拘束礼教,但这王家小娘子也太刁太辣了。别人穷困潦倒时遇到的都是退婚,怎的他就遇到个不依不饶逼婚的?真是情何以堪哪。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1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